您现在的位置是:金皇朝官网 > 金皇朝官网 >

《经济半小时》 20160630 党支部里的致富带头人:

2021-06-06 17:54金皇朝官网 人已围观

简介金皇朝官网大家好,欢迎收看《经济半小时》。我们常说,致富不致富,关键看支部。集体强不强,要看领头羊。三十多年的实践证明,作为农村地区最基层的党组织,村党支部对农村经济建设和...

  大家好,欢迎收看《经济半小时》。我们常说,“致富不致富,关键看支部。集体强不强,要看领头羊。”三十多年的实践证明,作为农村地区最基层的党组织,村党支部对农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的带头人作用。那么,村支部在农村经济和公共事务管理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?党组织的先进性、创造性和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,究竟怎么体现出来?从今天开始,《经济半小时》将关注“党支部里的致富带头人”。今天我们先去四川认识两位村支书,他们一位是60后,一位是80后,一位经验丰富、德高望重,一位年轻有为、干劲十足,但眼下这一老一少遇到了一个相同的困难,当他们看好了项目,要带领村民一起去脱贫致富干起来的时候,村民们却不理解、不想干、不配合,这可怎么办?一起来看看。

  李少均,今年53岁的他,在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毛村当了26年村支书。在连续9届村支书的位置上,他从一个年轻小伙子变成了村里最操心的中年人。然而,李少均现在却遇到了一个难题,他说的话有些村民不听了,甚至还有些抵触。

  原来,他正在谋划一个带领全村脱贫致富的大动作。前提是要把村里的大部分土地通过流转,集中起来。可是,李少均的想法一提出来就遭到部分村民的反对,说什么也不同意。

 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共乐镇毛村村支书李少均:如果是按现在这个(土地流转),老板不干了,开荒的事情,你不答应,其他人都不答应,包括我们也不答应他。你说这么,你们两个再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够把地流转,包括你儿子,你再给他协商下。

  面对村民的抵制,李少均并不生气。他告诉记者,这户人家之前他已经找过好多次,总说是想留点地,自己种菜,但其实这位村民内心里对自己的地看得很重,生怕一旦把地拿出来流转,会失去了控制权,觉得怎么也得手拿把攥,自己心里才踏实。

  为了解开村民的心结,李少均一次次找上门,嘴皮子都快磨破了。他为什么要去做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?这还得从毛村的状况说起。

  距离宜宾市兴文县十几公里的毛村,是四川省的省级贫困村,全村700多户,2600多人口,有1500多亩耕地和8000多亩林地,零散分布在山区丘陵地带。

  现在,毛村除去外出打工的青壮年,大约还剩1400多人,绝大部分都是留守在家的50岁以上老人和妇女儿童,他们除了在稍微平坦的地带种点水稻、玉米等粮食作物,大部分土地都已经闲置,成了荒地荒坡。

  村民:稻谷挣不多少钱,(一亩)三百多斤谷子,挣不了多少钱,还不够吃,都要买着吃。

  毛村山高坡陡,交通闭塞,加上青壮年劳动力外流,2014年,这个村的人均年收入才勉强达到4000元。最困难的一户村民,人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。

  李少均的父亲就是毛村的老支书,从父亲手里接过接力棒20多年来,村子还是没什么起色,这让他非常难过。李少均告诉记者,毛村山地多,平地少,留守人员居多,单靠种粮食赚不到多少钱。

  怎么给毛村找一条出路?李少均和村支部仔细研究,琢磨利用原生态的环境资源,招商引资,引进油茶等经济作物。而这第一步就需要通过土地流转,形成种植规模。

  李少均:我们油茶,通过我们加工以后做出的油,可以现在可以到百多块钱一斤,这是一个经济价值比较高。可以带来旅游、观光。它有四个月的花期。

  点子虽好,但一缺地,二缺钱。于是,李少均和村支部,一边说服村民,把各家闲置撂荒的土地集中起来,另一边,出去寻找投资人和开发商。但是,李少均他们没想到的是,刚一跟客商接触,人家只问了一句话就把他们给噎回去了。

  毛村只有一条通向山外的泥巴路,一下雨就泥泞不堪,到了梅雨季节,根本没法走。

  比起村外的客商,村里的矛盾更让李少均头疼。毛村世世代代种粮为生,现在集中土地,大面积改种油茶,不少村民想不通。

  李少均:还有这里面,企业老板究竟干得了多久?他如果不干了,把土地撂在这里走了,怎么办?

  当宜宾毛村村支书李少均为规模化种植油茶的事而烦恼的时候,远在川、滇、黔三省交界处的甘孜州羊厂村,30岁的大学生村支书郑欧飞和他的同事,也正在和村民商量今年的种植项目。

  四川省甘孜州姑咱镇羊厂村村支书郑欧飞:这两年花椒树一直在退化,品种在退化。你们看到这个树籽,不肯长,而且得那种斑虫病,核桃树这几年市场价格也不好,我们觉得(种植)大樱桃还是可以。

  大樱桃,在市面上也叫车厘子,现在零售价一般要卖到三、五十元一斤。显然,种大樱桃,对这个贫困山村有很大的吸引力。但是当村支部正式提出来,砍掉退化的花椒树、核桃树,改种大樱桃的时候,不少村民接受不了。

  村里的花椒、核桃树虽然已经到了退化期,但好歹每年还能有笔固定的收入,现在要把这些长了几年的花椒、核桃树全部砍掉,改种大樱桃,羊厂村的村民心里还是舍不得,更何况大樱桃一般要种四年才能出果,这中间的几年怎么办?

  村民:不能接受,因为我们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,地本来就少。如果把那些都砍掉,我们哪儿来的经济来源呢?

  村民的疑虑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但郑欧飞为什么一定要劝说村民放弃传统作物,改种大樱桃呢?

  2008年,郑欧飞走出大学校门,来到甘孜做了一名西部志愿者。一年后,他被上级安排到离康定城20多公里的羊厂村担任村支书。到了这里,年轻的郑欧飞深深感受到,康定情歌的浪漫与现实生存的艰难,形成了多么强烈的对比。

  羊厂村距离康定市区只有20多公里,离姑咱镇,只有大约3公里,但2009年以前,这里没有通公路,只有不到半米宽的一条羊肠小道,从山上一路弯弯曲曲盘绕到山下,高低落差达2000多米。

  去姑咱镇买一次东西,3公里的路要走4个小时,翻越海拔3000多米的山头,体力差的,走一趟回来就得在床上躺一天。

  郑欧飞:然后山上吃水也是很麻烦,没有什么水吃,干旱的时候,就靠用(塑)胶桶背,背这个水上去吃。

  虽然,郑欧飞从小在内地的农村长大,但西部贫困地区的农村,仍然大大出乎他的想象。

  郑欧飞:没法联系,然后开会都是,骑着摩托车一家一家喊。我们开群众大会,定一个星期的时间,因为我要花三四天,我才把人全部喊得(齐)。

  羊厂村地处高海拔山区,村民居住分散,经济收入主要靠青壮年外出务工,留守在家的老人妇女,种点玉米、土豆、核桃、花椒,偶尔再上山挖点天麻、贝母等中药材补贴家用。

  郑欧飞:他们有时候运气好一天,能挖一两斤天麻,卖一两百块钱,运气不好,三天挖不到一窝天麻,一分钱没有。那个时候,在2010年的时候,可能就只有一千多块钱吧。

  刚到羊厂村的时候,郑欧飞心里直打鼓,自己刚满24岁,年纪轻轻,没啥经验,怎么能带领这样一个贫困村走出困境?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,当他走马上任第一天,翻开村集体账本,看到的数字吓了他一跳。

  郑欧飞:我们搞交接的时候,村上账户上有一千二百块钱,欠了三十万账,欠了三十万债务,这样的情况。我当时看了这个情况自己都灰心了,我觉得在这个地方,不可能搞出什么东西来。

  1200元的现金,30万元的外债。面对这份尴尬的财务账单,80后村支书郑欧飞怎样办?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路又该怎么走呢?还有那位远在宜宾的60后村支书李少均,他有什么办法能让毛村村民们理解他的想法并愿意进行土地流转,发展特色种植呢?继续来看两位书记有什么高招。

  郑欧飞到羊厂村的时候,村民几乎不相信这个年轻的村支书会留下来,虽然表面不说,但大家心里都认为,他就是一个来“镀金”的大学生。

  郑欧飞:他们觉得从上面派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子,他们对我的信任度,觉得太年轻了,不可能,在这个地方也干不出什么事。

  面对种种质疑和困难,郑欧飞怎么才能赢得大伙的信任?他决定先给村民做点实事,首先解决村民的吃水难题。

  村财政没有钱,郑欧飞一次次跑州、县、乡,软磨硬泡,请求有关部门以扶贫项目建设提灌站,用管道将山下的河水和山上的泉水引到村里。最后,县里终于同意免费提供设备,由村里自己负责安装。

  郑欧飞:然后我在后面压队,这样,从这面一路一路挖下去,挖到村子底下,把所有的水管全部铺通,最后我们建成12000米的人畜安全饮水,就把饮水这一块解决掉了。

  世世代代背水喝的羊厂村用上了自来水,让村民对郑欧飞刮目相看。接下来,郑欧飞又找到了当地的移动通信公司负责人。

  郑欧飞:最先我们找的移动公司老总,他问了一下人口多少,212人,户数多少,56户。我很诚实跟他说,他摇了摇头,没必要建,你另外建起过后,我们塔基要几十年才能收回成本,最后就说民生这块的问题,他说你是大学生村官,到这个地方,你是外地人,能为他们着想,可以,我支持你。

  就这样,羊厂村终于在大山里免费建起了移动通信基站,终结了这个村打不通电话的历史。

  郑欧飞:我们那有一个老百姓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书记我们终于可以打电话了。我站在我们村的房子里面,给你打了一个电话,我也很感动,我说我们这个地方,终于进入信息化时代了,摆脱以前那个,通讯靠吼的那个时代了,我很高兴。

  郑欧飞:大樱桃是这样的,是我们在2012年的时候,2012年的时候,我把村两委带出去了,带出去在遂宁,到处去看了一下,产业规划、产业链这方面的,当时对村两委还是触动很大。

  大樱桃市场售价高、产业链长,也适合羊厂村的生态环境。外出考察的经历,让郑欧飞和同事们大开眼界,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种植大樱桃的信心。回到村里,村主任带头在自己家的承包地试着种起了大樱桃。但大樱桃要种四年才挂果,第五年才进入丰产期,村主任的榜样还是没法彻底打消大家心里的顾虑。

  村民:如果是你砍了(花椒核桃树),大樱桃至少三年之中,我们是一点收成没有,晓得不?所以说百姓一时接受不了。

  事实胜于雄辩,郑欧飞和支部商量后,决定带着村里8名有文化、有号召力的村民到邻近的汉源县实地参观,看看发展樱桃种植给当地带来的变化。

  郑欧飞:2014年把她们带出去看了一下,刺激了一下她们神经。她们看了一下,为什么大家都是人,为什么他们可以住这么好的房子,开着好车,住着洋房,为什么你们要住石头墙房子?而且大白天没有光线,而且环境这么差,那是什么原因?那就是思路的问题,思想意识的问题,在这方面,我跟她们做了详细的工作。

  参观调研期间,羊厂村支部要求8位村民,每参观一个考察点,都要做笔记、谈感想、写心得。

  在一篇村民写的日记里,记者看到有这样一段话:看了几家农户一年总收入在8-10万元左右,一亩能收入3万元左右。我们当时很感慨,甚至有几个年青的说,我们回去马上种,看见汉源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,或许我们的明天比他们更好。

  村民:那边的变化好大,真的很大,以前都是那种(泥土)房子,现在都是那种别墅,真正的,别墅的那些,樱桃这些都好(好看),我们去的时候,是开樱(桃)花,然后成片成片的全是樱(桃)花,看起多舒服,觉得我也要种大樱桃,我也要像他们一样盖小洋房,我觉得好(美好)。

  参观归来,羊厂村村委会以这8个村民为核心,组织了大樱桃种植合作社,统一标准、规范管理。

  为了确保大樱桃稳产高产,郑欧飞还请来了农业技术专家,现场指导村民怎样修剪枝条,传授维护管理技术。

  四川省甘孜州农业科学研究所高级农艺师刘志喜:都留十公分,十公分,它这个慢慢长大了,就变成这个树结了,不然你全部小了,疤(结)小了,一个樱桃都没得。

  甘孜羊厂村“80后”村支书郑欧飞,终于逐步打消了村民的顾虑,他和村支部规划的大樱桃项目终于能够启动了,他对村里脱贫致富也更有信心了。

  而远在宜宾的毛村,李少均为了赢得村民的信任,给村里引进油茶种植,他把修公路提到了首要位置。

  李少均:他就说(公)路都没有,我来你这儿做啥?最后我就给他说,我(很快)把路给你修起来。

  让李少均没想到的是,有的村民头一天同意修路并签了协议,可是第二天就反悔了。

  李少均:遇到一户,确实是,我们当时把协议签了以后,最后自身他考虑,觉得他吃了亏,最后反悔,有这样的事。

  李少均:最后我们又找到他亲戚,大家做工作,群众代表,上门做工作,最后他还是答应了。

  为了修通村里公路,吸引来投资,年过半百的李少均在县里和村里来回奔波,找政府、找企业,四处化缘、东拼西凑。终于,他的热情和诚意打动了搞生态农业开发的王永尧,决定到毛村来,一起开发油茶种植产业。

 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王庄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尧:首先就像孙悟空和唐僧一样的,他当这个唐僧,天天就在孙悟空耳边就念经,他就是说,我这个地方好好,一水好,没有污染的,(第)二个,土地好,不含重金属,(第)三个,空气环境好,(第)四个,人烟稀少,所以说我就来了。

  可是,建设生态油茶园仍然面临土地流转的难题,怎么才能让村民愿意把各家的土地集中起来呢?李少均掰着手指头,给大家算起了成本账。

  李少均:我说你种粮食,你大不了做的很好,今年气候好,风调雨顺,你可能就是六七百斤,你顶天了;你稍微气候又不好一点,你就是个两三百斤,你算了来,你连个务工工资都要(白费劲)。

  将土地流转给生态油茶种植园后,村民不用负担种植成本,不用担心油茶产量,而且每年还能得到一笔固定的租金收入。

  除了算经济账,李少均的另一个举动更赢得了大家信服。原来,毛村通常只算那些种了水稻、玉米的地,称为“习惯亩”。村子里被撂荒的土地,时间长了,就不算在土地面积里。

  在实际流转中,村支部出于对村民和投资商负责,仔细丈量了荒坡荒地的面积,也给予了相应的租金,这样一来土地租金收入大大超出了村民的预期。

  村民:原来两亩多土地,量出来是六亩。(多)四亩土地,你就多了接近,八万来块钱。

  李少均在毛村已经连续担任了9届村支书,干了26年。他说,为了把毛村带上脱贫致富的路,虽然受过委屈,也吃过亏,但不能遇到矛盾就退缩。那么,土地流转到底给毛村经济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?甘孜州羊厂村,同样怀揣脱贫致富梦想的郑欧飞,又拿出了什么锦囊妙计来带领村民奔小康?我们接着往下看。

  今年58岁的毛村村民余开明,去年将自家的十几亩地,流转给了生态油茶园,光土地流转费一项就获得了17万多元的收入。他用这一笔钱,在破旧的老宅子旁边盖了几间新房。

  村民:是去年建的。二十多万,大概,可能要花到二十多万。这种就叫开放的变化,是不是?

  土地流转增加了收入,生态种植园区经济的形成,又将他们从农民转化成了工人,他们在生态油茶园里当厨师、服务员、清洁工,有的在生态园从事种植养殖,不用离乡背土,就能在家门口得到稳定的工资收入。

  村民:因为这里都有(月收入)一两千多块钱,在(家里)养猪种庄稼得不到这么多。

  盘活了抛荒的土地,让村民脱贫致富,李少均和同事将这种方式总结为“一地生三金”。

  李少均:一地生三金,第一个就是土地流转得租金,(第)二个就是,他就近务工得薪金,(第)三个就是,就是得到了喂养牲口,卖给王庄(公司),就能够得到了收入。

  李少均说,虽然“一地生三金”的模式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认可、支持,但仍有个别村民还没接受。像节目开头提到的村民万天伦,李少均就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,土地流转的事还是没有什么进展。

  6月15日这天,他又一次来到万天伦家。这次几个小时的耐心劝说,万天伦终于松了口,尽管仍然坚持要留点地自己种,但考虑可以用村里其它土地来对等交换。

  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:比如说你这个地方流转出去,然后用别的地方给你换一块地呢,有没有考虑这个问题?

  从最初的抵触、不理解到慢慢接受,村民态度变化的背后,是百姓对村支书、对基层党组织的认可和信任。

 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扶贫移民局局长罗光洁:其实这个村支部,特别是我们村支部书记,他的号召能力的强弱,群众是要看他平时,跟大家做了什么好事,平时都不干事的人,老百姓肯定是不听的。所以有号召能力的前提,就是要,要跟老百姓交朋友、做实事。

  甘孜的羊厂村“80后”支部书记郑欧飞,也终于想出好点子,破解大樱桃种植前四年村民的收入难题。

  原来因为地处高海拔山区,羊厂村每年冬季土地都要闲置几个月。他们趁这个时间,将一部分土地集中流转到村里,然后招聘村民种植适应当地气候的高档羊肚菌,务工的村民每天有120元工资。等羊肚菌成熟后,一部分归村集体,一部分再给村民分红。

  随着收入增加,村民的生活也在发生变化。住在山坡上的李通燕,2015年年底,就在自己老房子旁边,新修建了一个卫生间,洗脸洗澡洗衣服比原来方便多了。

  村民李通燕:这个是我们新买的洗衣机,去年2015年买的,这是安(装)的浴霸,这个喷头,这是洗脸的,都是国家政策好了,我们赶上好时代了,享受城里的生活。

  郑欧飞已经在羊厂村摸爬滚打了六年,在他的带领下,这个小山村已经和现代社会完全连在一起。虽然大樱桃树还要等上两年,但郑欧飞和村主任已经在微信上专门建立了一个大樱桃种植群,他还设想尝试用“互联网+农业种植”的新模式,把未来的大樱桃买到全国。

  四川省甘孜州委常委农工委主任杨凯:检验(村支书)最大的一个方法,是不是深入基层,联系群众,两句话,是不是做到了进村狗不叫,进门知锅灶,你经常到这个村里面,那肯定狗不会咬你的是吧,因为熟了。只有坐在同一条板凳上,才能够拉近心与心的距离。

  信任源于行动。节目里的两位村支书看起来差别挺大,一位年过半百、忠厚实诚,一位年纪轻轻、思想活跃;一位世代生活在村里,一位是外来的大学生。但他们在改革中都遇到了一个共同的难题,怎么才能打消大伙的担心,赢得村民的信任和支持。每一个乡村都是一个小社会,面对脱贫致富的要求,每一位村民都有自己这样那样的利益考虑,让大家放下顾虑、拧成一股绳,一起奔小康,两位书记的选择都是一致的,就是用行动证明自己,无论是修路铺水管还是跑资金找投资,他们一步一个脚印,为村民的利益奔波操劳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,当书记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诚意的时候,百姓的心结自然会打开,为书记们投上信任的一票。

  视频简介:本期节目主要内容: 作为农村地区最基层的党组织,村党支部对农村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的带头人作用。在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毛村当了26年村支书的李少均通过把村里的大部分土地通过流转,形成种植规模,通过种植油茶带来经济价值,同时也带动旅游的发展,带领全村脱贫致富。四川省甘孜州姑咱镇羊厂村村支书郑欧飞去县里软磨硬泡,为村里通上了自来水;找移动公司,为村里建起了通讯基站,村里的羊肠小道也变成了水泥大路。(《经济半小时》 20160630 党支部里的致富带头人:土里刨“金”的能人)

Tags: 金皇朝官网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787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